中信网首页 | 各地鸽舍 | APP下载 | 后台登录 | 会员区 | 帮助
  我的鸽舍
看看TA的鸽舍简介
大乘鸽舍
17 18 0
粉丝 文章 微动态
鸽舍首页 鸽舍简介
鸽舍赛绩 鸽舍相册
专题图库 在线留言
  我的文章分类
报料鸽闻快讯(0)
我的养鸽感悟(5)
我的收藏文章(13)
我的赛鸽日记(0)
我的鸽圈动态(0)
  最新评论
中信网友:北京几亿人民币奖
中信网友:应该是有点独到心
中信网友:真有本事及天资
中信网友:真有本事及天资
中信网友:前辈你好,抽时间
中信网友:台湾这主也是个混
中信网友:台湾这主也是个混
中信网友:台湾这主也是个混
  信息统计

大乘鸽舍
地    区:江 苏
文章总数:18篇
推荐篇数:4
留言数量:0条
访问次数:
鸽舍积分:662 积分中心 积分能做什么?
建立时间:2010-9-14


鸽眼学世界第一人~陈道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大乘鸽舍  来源:转载   阅读:  分类:收藏文章  发布时间:2018-10-25 14:52:02  

    我要讲一个故事~一个不算太古老的故事:

    两百多年前的大陆福建,有一个中药材批发兼医疗的中医家族,为了常常要到北京甚至东北买药材,发展出当时最快捷的通讯工具--信鸽;每次千公里甚至更远距离的出差,就会携带6~8只信鸽前往,要连络事宜的时候,就同时放出两只携带相同讯息的鸽子,渐渐演变出一批长程信鸽,常在两、三天内就有最少一羽归返,带来家乡等待的讯息,其实这现象蛮正常,因为回不来的自然就没有后代,渐渐家族中负责养鸽的族人,在逐步演变中发现了信鸽能力的秘密~独步世界的鸽眼学,分辨出回得来与回不来的原因及配对的方法,这一套功夫,一直到现在对鸽界来说,都还是参不透的秘密。

    离乡背景来台服务

    家族中有一位年青人陈道先生,在台湾光复后由福建厦门大学毕业,“手气不好”抽到台湾的建国中学,临行前老父交付四羽家传信鸽,嘱咐带来台湾繁衍,期望以后也许可过海直接通信,当然,家传鉴鸽的秘密,也放在陈道先生脑袋中带来台湾。可惜短短两、三年,就在他娶了台湾姑娘而且怀孕后,家乡寄来急电,老父药石罔效;已近弥留,亟待这一对远方子媳尽快奔丧!陈道先生请怀孕待产的妻子先回大陆,自己打算暑假再走,没想到台海风云遽变,不到暑假就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只能每天到美国新闻处去探消息,希望有情况好转的消息。

    这一天,陈道先生拖着疲惫的身心回校舍,却赫然发现自己心爱的鸽子已成了一堆羽毛飘在室外,地上一滩血迹证明了某些坏学生的恶行,思念家乡时唯一的慰藉也失去了,绝望的陈道先生也没再追究;默默读书考上公费留学赴美进修,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家传功夫加验证成就绝学

    在美期间,公费生待遇尚称优渥,陈道先生总是利用假期或闲暇时,到美各地赛鸽强豪鸽舍参观访问,也顺便以对方鸽种来检验祖传鸽眼学,渐渐研究出心得,发展出一套吓死人的鉴鸽秘诀,由鸽眼即可鉴别种鸽好坏及特性,而且奇准无比!

    学成回国后的陈道博士,在台大农学院担任植物病理学教授卅余年;桃李满天下,今日台湾农业高官与高科技人才,许多都是他的学生,但大多只知道陈教授在植物病理方面的独到成就却不知道陈教授这另外一方面的特殊专长。

    陈教授已于1988年在中风四年后过世,总结他的鸽眼学生,真正有案可稽的有永和的周先生(陈教授在台大的助理)、三重的陈先生与清水的颜先生三人而已,至于其他一夜师徒(拜访后只教一夜就出师的)或单独特殊问题予以指导的学生倒是不少,有些人现在还在台湾鸽界,如果看到这篇文章应该可以勾起哲人往昔典范的回忆,应证笔者的标题不是臭屁的。

    高手论剑收得高徒

    众弟子中最锲而不舍、钻研较精的应属台中清水的颜先生,说起这份师徒缘也是一段佳话。那一年鸽坛老前辈员林黄金波先生新鸽舍落成,当时私交颇佳也是在地强豪的颜先生盛装前往祝贺,凑巧就坐在陈教授隔壁,敬酒中得知陈教授是台大教授,肃然起敬之余难免攀谈起来,教授问:「少年郎!你看鸽子的好坏如何分辨?」颜先生照当时鉴鸽方法一路道来,身材要如何如何;翅羽要如何如何;最后说到眼睛,难免要把当时最盛行的0~10号眼志拿出来搬弄一番,反正对方是农学教授,鸽子又不懂。没想到老教授耐心让颜先生上完一课后,缓缓的说了一句刺死人的话:「少年郎!你根本就不懂半项!」当场气氛就僵住了,颜先生憋了一口闷气,食不知味的草草结束,一个礼拜后终于忍不住,打电话去请教同桌的欧罗肥鸽舍许宗辉先生,才知道真的碰上了高人,真的是在关公面前玩「小」刀,当时陈教授是许宗辉先生、黄金波先生、施宝树先生及故余松晓先生等许多鸽界名人都极肯定与尊重的「仙耶」,看一只鸽子只要三秒,而且严格至极,整舍看完大多一个“杀!”字,但只要他说好的鸽子,最后都能证明是舍内最出色的,只是钱在相杀!没事谁会主动介绍这种人物帮别人来分自己的钱?

    颜先生自知道世间有这款奇事,自此坐立难安,鸽店也不开了,老子上山求艺去了!跑到台北考了一个公务员工作,放假就去请教独居又无聊的陈教授,当然一拍即合。两个师徒就这么谈授了六年,碰到老教授出差不在或颜先生回乡就爽到当时读高中的笔者,趁热多少学点,常常缠到半夜两、三点,才骑单车经过坟场回到家,想想已是近卅年前的事了,好像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乡下小孩,机缘巧合中开启了颜先生与笔者参研鸽眼鉴定秘籍的机会。

    慧眼识破配对玄机

    陈教授亲炙笔者的唯一一次机会是老教授跟颜先生来清水玩,顺便巡回「义鉴」本地鸽友,当时在清水地区是一件大事,身为徒孙的笔者闻讯专程从南部(当时已读大专)学校请假回来,终于盼到前呼后拥的参观队伍,也见识到老教授的鉴鸽功力,抓鸽比他老人家鉴定还慢,全舍只有两只好鸽,一羽公鸽已出六羽入赏,(笔者大专外居生活费全靠牠的子女)这已不用怀疑,另一羽咸菜眼的老鸡母已三次打枪(未下关即失踪),这就有点太离谱吧?还好老教授毕竟比较关爱自己人,指点笔者去配一羽他说还算可以的势山公(天啊!那只是放梅山公训慢三点钟而不比打算杀而还未杀的呀!有没有搞错?),但为了尊师重道也只有勉为其难“送作堆”了,没想到奉「旨」配对的这一对却真的没漏气,当季全会伯马三只,此对双雄竟前后回来一对伯马;领全会三分之二奖金还连开三天流水席让众会员吃到饱以息众!当时觉得这件事真是太神奇了!

    后来笔者才知道其实这种事在其他老教授指点过的鸽舍已发生太多次了,如果有相同经历现在还活着的鸽友,看到这里应会点头赞同,当年有幸学成的三位徒弟中,大师伯是「田侨」大地主养鸽算消遣,二师伯也早已赚饱退休了,只有笔者的师父~颜先生,因谨守当年在临终老母面前的誓言~公务员做到退休,因此仍在朝九晚五,虽一直未中断养鸽,这几年还继承了许宗辉先生的博士系全部精英,负起育种的重责大任,可是多年来失去了亲身参赛的乐趣,只能作育赛鸽予人参赛,成绩一直都很好,却始终埋名隐姓。倒是笔者一直没有中断仍在配对参赛,拜陈教授这套功夫之赐由陆翔一直到海翔也还算小有一点成就……。

    一直有很多人央求笔者传授陈教授的鸽眼学,但笔者一直不敢答应;第一、欺师灭祖的事已看太多了,没有诚心诚意,己没有授徒的意义。第二、也许有人认为敝帚自珍,可是这套功夫,笔者打算传子传孙,做为传家柲笈的。第三、师父还高高在上,要教也轮不到笔者。近来经多次与师父沟通,有可能柲密训练一批弟子,「可以」教的都教,几年后各位认为鸽眼学无用的「铁齿科大夫」要小心了,也许输给左邻右「舍」的「眼科大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缅怀哲人值得深省

    笔者强调:这篇文章主要是纪念陈道教授,让鸽友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一件轶事;对坊间各评鸽者及鉴鸽方法均不予彰否。也许各人有各人独到的见解,又不是拚香火,不须要设擂台拚个武林第一。不过至少以笔者师徒几人验证结果,比起国内外鸽眼学其准确度简直是天壤之别,「世界第一人」绝不为过,今日许多鸽友把部份外籍铭鸽家捧上天,认定只有洋和尚才会念经,要知道欧洲有专门教人评鸽的「大师」曾把一生中最好的种鸽骗卖给日本人,等子孙发挥才想办法骗买回来,终日教人打雁却让雁啄了眼;更多的大师手上拥有好鸽一大堆,说他们不重眼睛,抓出来的种鸽却都有一流的种鸽眼(就像有钱人的子女因为他们本来就有好命偏偏得了便宜还卖乖;硬说自己不相信命运一样),可是倾销来台的幼鸽为什么就不太一样?

    台湾鸽友有太多汲汲于比赛赢钱,大量作出,大量淘汰,靠比赛选种,四处探听哪一系配哪一系可以赢钱然后追鸽→配对→比赛→输再展开新的疯狂追求循环,有几位鸽友能坐下来好好研究,好好规划自己的走势及未来?走笔至此,不禁慨叹老教授过世得太早,退休后发表鸽眼学及巡回世界验证好鸽的雄心壮志难以实现,只有期待有缘又志同道合的徒子徒孙们,继续努力了!也许有一天想不开了,真的集结全套理论公诸于世,让全球鸽友见识一下中国智慧的厉害,再也不敢看轻台湾鸽坛,只是--大家都会了,赛鸽还有什么好玩呢?

  

本文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报刊、广电、网站或个人博客如需转载或引用须取得本人许可!
 最近文章 >>更多 
 ·鸽畅家竞翔集团专访 (442次) 2018-10-25 14:56:11
 ·赛鸽与我─王瑄﹝笔名:王诏、蓬莱﹞的赛鸽自传 (5254次) 2018-10-25 14:55:04
 ·散尽千金还复来──侧记故吴锦裳教授 (4951次) 2018-10-25 14:53:41
 ·鸽眼 (1344次) 2013-6-7 14:00:24
 ·鸽眼的选择 (1595次) 2013-6-7 13:58:06
 相关评论
4楼  中信网友:2018-10-27 0:46:32 IP:123.114.161.*
这嘴巴也山大了吧,自己说是徒孙,教出这样东西师傅好不了!200多年前的也瞎说乱编。台湾鸽子就是这帮人养不完蛋吹牛也完蛋了!
3楼  中信网友:2018-10-26 11:43:31 IP:223.104.12.*
第一人已经死掉了
2楼  中信网友:2018-10-26 11:24:25 IP:222.182.15.*
赞一个。
1楼  kshr114:2018-10-26 9:42:19 IP:1.207.63.*
文章很好,緬懷故人的同時,闡述對鴿眼的認知。目前賽鴿已物是人非,多少養鴿“高手”靠藥生存。當今社會已經不再是只靠鴿眼打天下的時候了。霧裏看花,方能有所悟,希望您健康長壽,“悟”空一切,必將桃李滿天下。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匿名:
内  容: *
 
微笑 疑问 献花 大哭 折磨 冷汗 害羞 惊讶
尴尬 发怒 调皮 大笑 呆萌 难过 鄙视 强悍


注:如果要使用用户名发表评论,请先到各地鸽舍首页登录,已登录的鸽友可直接发表。

 
以上信息由鸽舍自行提供,该鸽舍负责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
www.chinaxinge.com 中国信鸽信息网